伊德利卜,局势未卜

陆忠伟

2018-10-11期02版

叙利亚西北部与土耳其接壤的“大伊德利卜”(伊德利卜省大部及阿勒颇、哈马、拉塔基亚三省的部分地区)是阿斯塔纳和谈确定的“冲突降级区”,虽面积仅占叙领土3.5%,却聚集了反政府武装和极端组织残部,成为军事对峙与外交博弈焦点。战云四合,一触即发。叙军及俄空天军,盘马弯弓,厉兵秣马,欲北上合围,以精兵掩不备,一战定乾坤,结束七年内战。

叙俄联军兵多将广,绝对占优。但其北部决战方略,隐藏着严重地缘政治危机。原因在于,七年战争,各派混战,真枪实战,诸侯割据:南部、西南部、北部、东部、东北部形成大小不一的“缓冲区”、“安全带”、“自治区”。显然,西北部一域之军事斗争,受制于全局之战略博弈——大国争夺地缘政治主导权之战。

目前,美法以、俄土伊谋形运势,反对派武装看风使舵,极端组织蠢蠢欲动。外交博弈与军事行动共振,多边谈判与双边折冲互动。致使叙利亚棋局更大了,戈兰高地更高了,伊德利卜战云更低了。局势迷离,命运未卜———叙利亚正从倒沙或扶沙的逐鹿场,演变为大国博弈战略场。矛盾焦点与冲突燃点出现变化,从唯政权(巴沙尔去留)论,演变为不唯政权(不以推翻巴沙尔政权为前提)论。

战争是政策另一种手段的继续。8月下旬,美法扬言发动新一轮打击。美“哈里·杜鲁门”号航母分队也返回叙利亚周边海域。9月上旬,俄海空军在地中海举行为期一周的演习。双方剑拔弩张,排兵布阵,均在“化武疑云”上大做文章;真正意图在于加大军事威慑,欲以流血政治之形,解决政治难破的僵局,为自身在叙战略利益最大化做最佳服务。

2018年,围绕在叙长远安全利益,相关国家就国际战略森林中的这棵“树”,轮番上演军事干预及外交斡旋,力图瞅准叙利亚新棋局的起势,把握定势,利用优势,争取胜势。俄美伊土等在非核心利益上,互有妥协;在核心利益上,袖刀而藏,压之以兵。军事斗争之形,受制于大国博弈之势,不排除相关国家在某个利益契合点上达成外交交易的可能。

2018年5月,叙总统巴沙尔秘访索契,会晤普京;同月底,以色列防长利伯曼访俄。7月,以总理内塔尼亚胡赴俄;同月,美俄首脑在赫尔辛基举行“特普会”。7月19日,俄总统特使亚历山大·拉夫连季耶夫赴伊通报“特普会”情况。8月29日,伊朗外长突访土耳其,与埃尔多安会谈;翌日,俄叙外长在俄会谈。9月7日,俄土伊总统举行德黑兰峰会。

伊德利卜最后一战之解决,或循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方式。俄土伊德黑兰峰会就政治解决伊德利卜问题,继续打击叙境内恐怖分子达成一致。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军事打击矛头,直指“伊斯兰国”与号称有3万之众的“解放黎凡特”等极端组织,以及与之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温和派”反政府武装。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上述组织或降或伏或窜是唯一出路。

但是,俄土伊峰会未能就伊德利卜停火弥合分歧。安卡拉希望停火,俄伊认为战火难停,对伊德利卜动兵是反恐战争一部分,除非反对派武装出逃。双方产生歧见的根子,在于俄土伊三国涉叙利益冲突。一方面,俄叙解放全境的决心坚定。另一方面,土耳其视伊德利卜为卧榻之旁,且与部分反政府武装组织沾亲带故。为此,已给伊德利卜画上红线。

伊德利卜局势将对叙利亚新格局形成产生重要影响。美英法对部分反政府武装心余力弱,欲保无力,最多再抡“战斧”以示支持。但回天无力,也难逆叙格局新塑。但美国出笼叙利亚新战略,驻叙美军无限期延长,其支持的数万武装存在,故而华盛顿仍有外交筹码,得以与俄土伊讨价还价。安卡拉碍于三国联盟,一时难与俄伊撕破脸皮,或支持发动一场“针对最极端势力的较有限进攻”———只对一小撮极端组织实施精准打击,但也难以扭转“大伊德利卜”战局。

(作者系第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