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菜团”扶贫记

文/张金刚

2019-02-11期07版

这里言及的“香菜团”里的香菜,与学名“芫荽”,俗称“香菜”的蔬菜没有丁点儿关系,与饕餮美食也不沾边儿,仅是一个自发的公益微信群。“香菜”是“乡采”的谐音,意即:乡间采购,乡间采风。

一次,我带朋友在老家村子里买了10斤柴鸡蛋,没想到却招来围观老乡的焦急追问:“我家也有,能都买了吗?”我们只得无奈说“抱歉,要不了那么多,下次再买吧。”回家后,我和母亲说起这事,母亲说:“留守村里的老人家家都养鸡,鸡蛋舍不得吃,除了给孩子攒的,就想卖了换个零花钱,可自己腿脚不灵便,也没人来买,干着急呀!”

于是,我突发奇想:何不利用便捷的微信平台,寻找并发布购销信息,帮老人排忧解难呢?于是,我马上行动,起草文案,拉人建群。

“留守乡村的老人在岁月里慢慢变老,失去了强劳动力,但仍用勤劳的双手创造着绿色、传统的乡土美食、特产和手工艺品。每当看到他们守着优质的、零散的、难以找到销路的劳动果实而黯然神伤,心里不由生出一种想帮助他们的冲动。怎么帮?请走进乡村,购买他们的产品,让其有尊严地得到帮助,激发他们继续力所能及地用劳动创造价值来贴补家用的热情。让我们一起‘乡采’,体验乡情,奉献爱心!”文案一经发出,一夜之间便有百余人加入“香菜团”。

老家盛产红薯,窖藏一冬,个儿大香甜。我调侃自己:“当官当不好,返乡卖红薯。”电话了解到一老乡家有上千斤红薯,可低于市场价出售。消息在群里引起一阵骚动,纷纷抢订。乐于出车代购的两位爱心人士接收红包付款,列出清单,备好钱款,周末开赴乡村。

到了村里,老人家激动地打开地窖,与老伴儿一筐筐递出红薯,用杆秤10斤、20斤地称好,分袋打包,足足销售了500斤。当老人那双沾满泥土的手接过我们递过去的1000元钱时,大家心里都有说不出的滋味。团友们在爱心人士提供的地点取走红薯后,马上开始制作美食。有蒸的,有烤的,有炸的,有熬红薯粥的,有晒红薯干的,群里赞声如潮。很快,第二次乡采,团友们便将剩余的500斤红薯清了窖。

去年初春,一团友告诉我,深山老家里一位老乡储藏着2000斤土豆,眼见得天气转暖,不由含泪哀叹:“沟深路远,卖不出去,就等着烂在窖里吧!”帮!周末,我们组织数位团友驱车往返300多里,到村里考察。果然,土豆窖藏之好、品质之优,令大家惊讶!拍照发到群里,团友争相定购。

喜笑颜开的老农挑了些个头儿匀溜的土豆,兴奋地说:“我给大家做顿最传统、最地道的‘火爆土豆’。”我们拭目以待。在院里空地上,点燃一堆干柴,将土豆搁在柴上;火焰熊熊,柴燃至灰烬,土豆也在个把小时中被烤软,烤熟,烤得表皮焦黑。在石头上蹭掉黑皮,露出焦黄的内皮;掰开,黄白细腻的瓤儿绽出,诱人的香气惹得众人垂涎欲滴。烫烫地吃了,香甜酥面,好生过瘾!

午饭安排在村里,满满一桌农家饭:腌猪肉、萝卜干、土豆、粉条、豆腐做的杂烩菜,春韭炒柴鸡蛋,炒山蘑,凉拌菠菜粉丝,泡菜,发糕,铁锅烙饼,玉米糁南瓜粥。在山花烂漫、杏花满院、蜂蝶飞舞的山间古村围坐而食,真是惬意。赏浪漫山花,看土豆品质,品乡间风情,这一趟不虚此行。归来说与众团友,引得一阵羡慕。第二天,便轻松帮老农卖出千余斤土豆。

“香菜团”成立8个月以来,共帮农民卖出玉米面、玉米糁、柴鸡蛋、豆类、桃杏、钢丝面、大白菜、煎饼等60余种农产品;布拼坐垫、荆条篮筐、虎头鞋等近10种手工艺品;参与者2000余人次,帮农村老人创收9万多元。其间,团友们互帮互助,互信互爱,其乐融融。

有人笑谈:“你们这算是精准扶贫,农民是不是特别感激?”我说:“农民不善表达,没道感谢,我们也不需要,用心做就是了!”有人质疑:“柴鸡蛋都能保证新鲜?农产品都能保证达标?”我说:“农村人不会说‘诚信’这个词,但都说如果不新鲜、不可靠,谁还再买咱的?我们愿意相信这些淳朴善良的农民。这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买和卖,而是一种情怀、一种诚信、一种爱心!”有人担心:“产品质量如何保证,价格如何确定?”我说:“靠彼此信任的同时,我们坚持每单把关,每单记录,确保产品可追溯;至于价格,以市场价为基础,商量着来,自愿采购嘛!”有人感叹:“不知‘香菜团’能走多远?”我说:“固守初心,用心用情走好每一步就够了,如果这种模式被认可,被复制到更多地区,那就更好了!”

“香菜团”有爱心支撑,有监督促进,有管理保障,才会走得更顺畅,更长远。我与众团友一起畅想:某个时间,带着订单,走进乡村,采购绿色食品、传统物品,采风山水美景、民风民俗,让“香菜”之香在人与人之间弥漫开来,沁入心灵,这当是最有意义、最快乐、最诗意的人生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