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太利委员:不能让影子银行坑害了民营企业

本报记者;刘艳

2019-03-15期06版

“造成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企业内部原因,也有外部营商环境问题,其中有的问题,涉及到有关民间借贷的司法规定和解释,我建议修改民间借贷高利率司法解释。”性格直爽的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庆达集团董事长孙太利可谓开宗明义。

据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明确了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可以不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2015年民间借贷最新司法解释,指出“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孙太利说,24%-36%的高利率借贷的司法解释,对金融利率市场化起到了一定的积极推动作用,使企业融资能够多元化。但是,24%-36%的高利率的司法解释,由于利率过高和在司法解释上的宽泛表述,还是有很多的副作用。

“过桥贷是压垮民营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孙太利表示,民营企业从银行贷款期限一般在一年以内,但企业用这笔资金不可能只有一年,大多数是短贷长投。一年到期后,企业续贷变成重新申请贷款,审批周期一至几个月不等,迫使企业不得不向影子银行进行过桥贷,背上利息高达24%-36%沉重包袱。企业一旦过不了桥,就会陷入困境,若过不去这道坎,有全盘皆输的可能。

据有关部门调研,银行业贷款余额中,民营企业贷款不足25%。在孙太利看来,是一些影子银行坑害了民营企业。

孙太利说,民营企业大部分贷款只能从影子银行解决。有的影子银行,甚至有的国企拿着从银行贷到的低利率资金,利用24%-36%高利率的司法解释,可以获得4-6倍的利润空间,进行转贷。而大量资金在银行和影子银行之间循环空转,产生收益,助推了金融脱实向虚,危害了实体经济发展。

可见,高利率直接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据2018年全国工商联对1300多家民营企业调查显示,净利润在5%以下的占36.09%,在5%~10%的占33.70%,另外有15.77%的企业处于亏损状态。微利加上亏损企业合计达85%以上。24%~36%利率的司法解释,直接推高了企业融资成本。实践说明大部分民营企业承受不了24%~36%的高利率,高利率不符合民营经济发展规律。

同时,高利率也助推了非法集资的发展空间。由于24%-36%利率的司法解释,使得非法集资有了向民营企业放贷的空间。非法集资已成为吞噬资金的黑洞,严重扰乱了社会金融秩序。使得许多老百姓上当受骗,血本无归。

而面对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实际问题,政府部门如何推动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如何做实做细做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孙太利建议:

最高人民法院尽快修改《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有关规定,建议改为“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两倍左右”。同时修改相应的司法解释,“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15%左右,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以此限制民间借贷的高利率。

建议司法部门对不适于我国新时代民营经济发展的有关法律法规,进行梳理,有效提升防控金融风险能力。

加大政府对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民营企业发展基金、纾困基金等使用的监管力度。一是检查政策性基金落实情况,二是强化政策性基金专项用于支持金融机构增加对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三是通过政策性基金的撬动作用,提升企业直接融资比例,减少对间接融资的依赖,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

政府应从防范金融风险的高度,加强对金融行业的监控。通过大数据系统完善金融监管平台,使政府、司法、银行等部门实施数据共享共用,严厉打击非法集资和高利贷,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