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区委员“回乡记”

2019-03-15期10版

父亲不在了,门前的那片竹林没有了,父亲经常遛弯的田间小路也没有了……

那次回到广东老家祭祖,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特别行政区警务处前处长曾伟雄有些伤感。上世纪80年代,父母从香港回到老家买了一片农田,过起了开心的乡村生活。“房子前面还有一片竹林,自然条件非常好,父亲经常漫步田间地头,找老乡喝茶聊天,生活过得开心自在。”他回忆说。

然而,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城镇化发展,老家开始发展工业,记忆中的乡村也改变了模样。

前些年,父亲去世之后,曾伟雄回家乡祭祖。“楼高了,乡亲们富起来了,但几条主要街道上却没有一家书店,也没有图书馆、文化宫等基础文化设施。”本想在家乡多待几天的他,最后匆匆返回了香港。

让曾伟雄欣喜的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加强农村基础文化设施建设。“除了农村,乡镇的基础文化设施建设同样迫切需要加强。”曾伟雄感慨,“过去的农村,虽然没有很好的文化设施,但有良好的自然环境,有亲密的邻里关系,人们的精神很饱足。农村城镇化之后,邻里关系淡薄了,基础文化建设更应该受到重视。”

“比钱更重要的,是文化,是正确的发展意识。没有乡村文化的滋养,没有正确的意识,何谈发展的活力?”说这话时,全国政协委员、普洱茶专家白水清心里惦记着的,是他多年坚持的云南乡村之行。

大约30年前,热爱普洱茶收藏的白水清走进了云南澜沧江流域。在那里,独特的地理环境孕育了品质优异的普洱茶,但当地茶农仍然过着艰苦的生活。

凌晨三四点,茶农就上山采茶,之后步行到集市上卖,然后换回日用的油盐酱醋。30年来,随着国家扶贫工作的开展、普洱茶产业的发展等,茶农的生活有了较大变化:公路照明等基础设施越来越好,茶农收入也大幅提高。

富起来的茶农,却没有正确的发展意识,这让白水清很担忧。“有些茶农,一个茶季下来,就带着卖茶挣来的钱出去挥霍,花光了再回来,不管家里孩子上学等问题。”尤其在一些普洱茶名山附近的茶农,由于茶青价格一度高昂,茶农收入增长迅速,白水清颇为忧心的是,“突然到手的这些钱,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儿,让他们有点不知所措,甚至有点暴发户心态。”

“文化是滋养,正确的消费意识是发展关键。”白水清希望,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政府和社会除了振兴经济,促进农民收入提升,更要注重农村文化建设和农民正确的消费意识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