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乐耕委员:

乡村手工艺也是“中国制造”

2019-03-15期10版

说到乡村文化艺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研究中心主任朱乐耕想起了一段经历。

一次,为了了解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的一种青花瓷,朱乐耕赴当地考察,但是令他感到遗憾的是,建水县没有博物馆。

失落之际,当地一家陶瓷厂厂长带着他去找一个农民,据说那人刚挖了个罐子出来。当时,天色已晚,他们打着手电筒照路,进了农民家,灯光也是昏黄的。“你那个罐子呢?”厂长问。农民指了指地上一个装淘米水的罐子,朱乐耕看到后“眼睛都放亮了”。“那是一个元代的青花罐。”他说,罐子上画着鱼纹,远远看上去是渗透着光辉的。

“我当时很激动,说你这个罐怎么放在这里装淘米水啊?”于是“哗”的一声就把淘米水倒掉了,“你喜欢就拿去。”农民把罐子递上前,朱乐耕吃了一惊。后来,这个罐子的故事成为他给学生上课的教材。

“我想说,少数民族有很多传统手工艺是非常精彩的。”在朱乐耕看来,乡村振兴应该了解当地的文化,并向它学习。“我们传统的古村落都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录———生活的智慧、文化艺术的结晶和民族地域的特色,它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根。”

朱乐耕说,去江西婺源的乡村,能够看到许多很美的建筑。“建筑都是会讲故事的,中国的仁、义、礼、智、信全都在建筑里面。”但是他发现,乡村传统建筑里面木雕的“脑袋”基本没有了,而且刻制木雕的人也基本找不到了。“我们站在那些艺术面前,感到很苍白。该怎么恢复?”

每个乡村都有自己独特的手工艺,农民在农闲的时候,可以靠做手工艺换些钱来买生活必需品。前不久,朱乐耕到布朗族的一个村里去,同样发现那里纺纱织布的老妈妈已经所剩无几了。

“再不抢救就真的要消失了。”朱乐耕认为,乡村传统手工艺应该被保留下来,而且光保留还不够,需要把这些资源进行开发利用,让乡村传统文化“走出去”。

乡村文化的振兴,需要人们沉下心来学习当地的文化、民俗,从中找寻“根”的所在。“我们不能停留在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里,应该有时代特色,有面向未来的决心。”朱乐耕建议,为传统手工艺加上现代艺术的观念,赋予新时代的气息,把它们变成时尚的产品,才能使其复苏。

“当这些乡村的传统手工艺能够很好地长出新芽的时候,我们另外一种产业的‘中国制造’就出来了。”在朱乐耕看来,是这一代文艺工作者的责任。